同樣兩個字,在漢語和日語里,含義或有很大變化,若不加以區分,就有可能鬧笑話。而縱向看,在古代和當下,字詞的語義同樣有可能南轅北轍。這是文字的魅力之一,亦可展示不同的時代語境。
  近日,網友扒出華山景區小上方景點一處“陪睡”題刻,落款為“後學李光漢”,被網友驚呼為神題刻。據收集華山崖刻的荊勤學表示,睡仙陳摶老祖死在華山,臨死前讓弟子們給他在山上開了個石窟葬身。陳摶老祖是有名的“睡仙”,據傳每當他睡覺時,多是一百多天不醒,故被稱為“睡仙”。清代李光漢可能為了向陳摶老祖致敬,留下這個題刻,意為願在此陪伴,並用了“後學”的謙稱(昨日《華商報》)。
  套用一句歌詞,這“陪睡”二字真是穿越千年的傷痛,只為求一個結果———啥,指引大家在黑夜中不寂寞唄。說到這裡,你是不是已經不知不覺地哼出來啦?如你所知,“陪睡”二字在當下已頗為曖昧,所到之處無論是網帖,還是紀委發佈的貪腐調查報告,總能激起漣漪。可以說,大家早就沒法再直視了,簡直一看到“陪睡”,什麼二奶、小三、失足婦女之類的詞語,就會連串從腦子裡突突突地蹦出來。
  這也不能怪網友腦洞太大,人在江湖飄,沒吃過豬肉,終歸也是見過豬跑的。更何況這早就是一個全民八卦的年代,人人有顆好奇心,所謂陪睡者何人,又去伺候了誰,狗仔隊的朋友趕緊給我如實刨來。從這個角度說,李光漢真是個誤打誤撞的營銷天才,竟然預言了這麼多年後的時代熱點,怎一個牛掰了得。君不見,還有多少題刻深埋在荒山野嶺里不為人知,即便已被髮掘出的,也還有不少瀕臨損毀也無人問呢。
  可以預料,這塊並不算顯眼的題刻,很有可能會被景區包裝一遍,並再度推向市場。沒辦法,不管它有沒有典故,有沒有值得重點保護的價值,至少它錶面看起來夠俗,而俗通常就是市場影響力的保證。這方面的例子就不用說了,神曲《江南style》、《小蘋果》的節奏猶在耳邊,《我的滑板鞋》最近又出來了。容我思維再飛揚一點,“陪睡”底下或許要趕緊建一塊檯子,因為註定會有很多人是衝著合影去的……
  說起來,這些年被人類毀掉的漢語詞彙也真夠多的,舉目四望,什麼校長、大師、小姐、教授,都日漸別具意味。對此,竊以為各位無須太擔心,因為語言有它的一套生命規律。也許兜兜轉轉,某一天回過頭來看,你把“陪睡”二字再工工整整地刻在石頭上,人家路過的姑娘一定給個鄙視的眼神。 □柴辣  (原標題:[街談]“陪睡”題刻,指引後人不寂寞)
創作者介紹

steak

ky49kyiwx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